得益于科技公司 不会英语也可以走遍世界

文/易北辰

1194000231f2af432606

上个月从旧金山飞北京。长达12个小时的飞行,坐在座位上是一种痛苦。

在机舱的尾部活动区踱步,遇到一位极客驴友,闲聊起来。她告诉我:“整个团队一共就4个人,我年纪是最小的,60岁。年纪稍大点的七十多了,我们英语水平就会Hello,thank you。从旧金山开车到波士顿,然后到加拿大找一个老朋友。全程花了大概30天时间。”

她拿出一台SONY9成新的单反,我翻看起来。几位精神矍铄的长者在大瀑布、夕阳下的公路放肆的腾跃着。我想跳跃起来的不仅是他们的身躯,还那个极致的人生。

我想加个朋友圈点够32个赞,表达作为一位晚辈,仅仅思想在路上的晚辈,9.9成的敬意。但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我更关心?

你们是如何做到的?

我得到的答案:朴素而又实用。在国内做好攻略,下载各种语言工具,翻译软件,预定酒店、民宿、汽车的工具。就这么出发了。

的确如此,就像魔术。未知者百般好奇,千般神秘。揭秘时,会心一笑。原来如此。

同时感叹两件事:

1)移动互联网终于从襁褓中的BABY生长为健壮的生活助理,所想即能所得。

2)对于好学的老年一代,他们并非数字时代的弃儿,我所遇见的便是铁证。保持好奇心,敢于行动,老年一代也可以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中坚力量。

今天最大,2016年11月16日,最大的活动莫过于在浙江乌镇举办的一年一度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一晃已经第三届。

从点滴的成果来看,世界被科技公司的魔法变得更加简单、傻瓜式和智能化。或许所有的科技公司就应该搞一场轰轰烈烈的傻瓜式运动。将所有的服务打成一个魔法包,用户一键傻瓜式获得。

搜狗公司带了一个不错的产品。实时中英转录,即在现场发布会上,王小川用中文发布新产品,屏幕上将实时显示英文字幕。

在阿尔法狗打败李世石之后,人工智能的能量被世人所认识。抛开繁复的工程语言,用户最关心的还是应用层,如何轻松、简单、快速、安全的使用。比如来一个场景:环游世界。

“人工智能”一词最初是在1956 年Dartmouth学会上提出的。从那以后,研究者们发展了众多理论和原理,人工智能的概念也随之扩展。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缩写为AI。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人工智能是计算机科学的一个分支,它企图了解智能的实质,并生产出一种新的能以人类智能相似的方式做出反应的智能机器,该领域的研究包括机器人、语言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专家系统等。人工智能从诞生以来,理论和技术日益成熟,应用领域也不断扩大,可以设想,未来人工智能带来的科技产品,将会是人类智慧的“容器”。人工智能是对人的意识、思维的信息过程的模拟。人工智能不是人的智能,但能像人那样思考、也可能超过人的智能。

Google在人工智能和机器翻译领域是个先驱。2016年9月28日Google宣布发布Google神经网络机器翻译(GNMT:Google Neural Machine Translation)系统,该系统使用了当前最先进的训练技术,能够实现到目前为止机器翻译质量的最大提升。十年前,Google发布了 Google Translate,这项服务背后的核心算法是基于短语的机器翻译。自那时起,机器智能的快速发展已经给语音识别和图像识别能力带来了巨大的提升,但改进机器翻译仍然是一个极具挑战的目标。

几年之前,Google开始使用循环神经网络来直接学习一个输入序列(如一种语言的一个句子)到一个输出序列(另一种语言的同一个句子)的映射。其中基于短语的机器学习将输入句子分解成词和短语,然后对它们的大部分进行独立翻译,而神经网络机器翻译则将整个输入句子视作翻译的基本单元。这种方法的优点是:相比之前的基于短语的翻译系统,这种方法所需的调整更少。在被首次提出时,神经网络机器翻译系统在中等规模的公共基准数据集上就达到了与基于短语的翻译系统不相上下的准确度。

自那以后,研究者提出了很多改进神经网络机器翻译系统的技术,其中包括模拟外部对准模型来处理罕见词 ,使用“注意(attention)”来对准输入词和输出词以及将词分解成更小的单元以应对罕见词。尽管有这些进步,但神经网络机器翻译系统的速度和准确度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而现在通过让神经网络机器翻译系统战胜在非常大型的数据集上工作的许多挑战,Google打造了一个在速度和准确度上都已足够为用户带来更好服务的翻译系统。但机器翻译的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Google神经网络机器翻译系统仍然会犯一些人类译者永远不会出的重大错误,例如漏词和错误翻译专有名词或罕见术语,以及将句子单独进行翻译而不考虑其段落或上下文。为了给用户带来更好的服务,Google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但Google神经网络机器翻译系统仍然代表着一个重大的里程碑,Google希望与过去几年在这个研究方向上有所贡献的研究者和工程师们一起庆祝它的诞生。

人工智能在语言翻译之间的运用,未来跨语言沟通会更加便捷,这已经从梦想照进现实。

或许也正如搜狗CEO王小川所说,语音搜索和图像搜索都不是搜索的未来,“问答”才是。在人工智能时代,搜索引擎有能力从关键词提问变成十条结果,给使用者一个精准的答案。

北辰想了手机的演进过程。

最早靠按,后来靠摸,未来呢?就应该靠说了吧。

作者:易北辰,商业观察家,畅销书《读懂移动互联网时代》作者,自媒体。

关注易公子    微信:beichenyi8    ←长按可复制

浏览数:星期三, 11月 16th, 2016 业界江湖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日志分类

最新评论

访问量: